賭城變「堵城」

發表帖子
来源:原創

中央要求澳門改變目前博彩業一枝獨秀的經濟結構及「賭城」的形象,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但「言之諄諄,聽之藐藐」,不但至今澳門特區政府尚無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路線圖,也無時間表,更無一個統籌協調各部門的機制,甚至連對「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定義也產生誤讀,以為「世界」就單指是世界級的旅遊休閒設施及服務品質,而忽略了中央要求澳門旅遊娛樂業應當設法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盡量減少對內地遊客尤其是賭客的依賴性,仍在千方百計地開拓內地遊客的客源地和客流量,而且反而還因為「每逢假日倍爆關/塞街」的景象,使得「賭城」的形象更惡化成「堵城」,「休閒中心」尚未建成倒變成了「走難中心」。

實際上,將澳門節假日形容為「堵城」,並不為過。請看今年的農曆新年,澳門中區一帶,本澳各主要旅遊景點均告「逼爆」,尤其是新馬路、議事亭前地、大三巴各景點人流擠得水洩不通,旅客寸步難行,人車爭路,治安當局為了疏導人流及避免發生人群碰撞慘劇,只能是在新馬路實施單向通行人潮管制措施,架設圍欄防阻遊客和市民走出馬路,並派出警員在路口及交通燈站崗指示行人,拉起圍帶實施潮水式放行。由於郵政總局一側人流只能往南灣方向行進,而另一側只能從殷皇子馬路往民署方向通行,並需在民署前的步行線橫過馬路往議事亭前地。雖然在警員的辛勤指揮調度之下,行人秩序井然,保障了行人的安全,但也有不少市民和遊客埋怨管制措施令他們需要兜路,花上較多時間才能抵達目的地。在此情況下,還有什麼「休閒」可言?而且,據相關統計數字顯示去年內地旅客來澳的數字又增長率一成,但國際旅客人數卻下降了一成,形成了更大的「剪刀差」,因而令澳門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目標,又拉大了距離。

珠澳口岸連續兩年「迫爆關」的現象,更是令人矚目驚心。雖然澳門和珠海兩邊都盡了力,採取了管制及便民措施,但仍是險象環生。在澳門​​關閘方面,由於警方早已未雨綢繆,採取一系列應對出入境高峰,包括抽調內勤人員加開檢查櫃檯,靈活調配人員,並與對應之口岸出入境部門聯繫溝通​​,配合做好通關工作,並安排澳門居民、已登記自助過關人士、長者、孕婦、傷殘人士和三歲及以下小童使用其中一旁的隊列,而其餘旅客則使用另一隊列進入離澳大堂;附近道路也可能實施交通管制措施,因而秩序尚不算混亂,排隊候檢時間也大為縮短。

但在拱北口岸方面,由於通關查驗要求較嚴較高,因而旅客排隊候檢時間較長,因而就「堆積」了大量旅客塞滿拱北口岸廣場,輪候者需要轉幾圈才能進入分流通道。因輪候時間過長,現場秩序非常混亂,「打尖」推撞時有發生,每當分隔線開放時,只能是採取人潮管制措施,最高峰時數千名旅客在拱北口岸廣場輪候出境,旅客需等候三個小時才能完成通關手續。因輪候時間長,現場秩序十分混亂,一些不守秩序的旅客還「插隊打尖」,甚至跨越鐵馬圍欄,引起其他旅客不滿鼓譟,幾乎釀成騷亂。尤其是在採取分流措施,每當分隔線開放時,輪候者一哄而上向前衝刺,空手的尚可一搏,攜帶行李和小童的,就十分驚險狼狽,有旅客形容極為恐怖,有象當年「走難」。到澳門尚未享受「休閑」,就先嘆一聲「走難」。

  幸好,沒有發生重大意外。實際上,內地和國外都曾因為人群擠迫,當有人不慎跌倒時,後面的人群或是由於慣性作用而「煞掣」不及,或是不知道前面發生意外,仍然繼續往前衝擠,結果就發生「人踏人」甚至是人命意外。幸好澳門歷來是蓮花寶地,有上天眷顧而未曾發生此類意外,但不等於今後就不會發生。因此,還需及早做好因應之計。

造成這個現象,除了是內地居民趁「大黃金周」來澳門旅遊之外,也因為多數旅客都是集中在拱北--關閘過境。實際上,這個通道承載了八成以上的旅客,曾同為處級位階的橫琴、跨工區、灣仔、卻是鬆動有餘。如能合理分流,不致於此。過去,就說是橫琴島內正在修建道路,路面不好走,且沙塵滾滾,難以將拱北的旅客引流到橫琴去。而現在道路已經修好,行車及景觀條件一流,但仍未設法將拱北的旅客分流到橫琴。只要能從橫琴分流一部份旅客,拱北和關閘口岸就能減輕一點負擔。澳門特區政府及其旅遊局,是否可與內地旅遊行政主管部門商量,今後凡是旅行團,都應從橫琴過關。而且,從高速公路尤其是廣珠西線直達橫琴,更為方便,並能減輕拱北的道路負擔。

當然,「個人流」旅客難以控制,而且不少「個人遊」旅客,即使是從高速公路下來,也要走拱北--關閘一線。據說是希望能在澳門關閘門樓下面經過,因為傳說將能贏錢。這部分旅客是難以將之分流到橫琴的。

或許,在「粵澳新通道」建好後,乘坐廣珠城軌的旅客,就可以由此分流,減輕拱北——關閘的負擔。當然,當港珠澳大橋的珠澳口岸人工島建成後,也可將部分旅客疏導到此出入境。但由於珠海的引流通道設計,並不是直接連通拱北地區,而是向西延伸近十公里,直抵洪灣後才有出入口,因而人工島口岸的通關,只能是便利於高速公路乘客。不過,據說珠海方面有設想,再建一條引橋到九洲港附近,接駁九洲大道,這就可通過公交工具引流市區旅客。而澳門方面也可透過軌道交通或傳統公共交通,分流一部份過關旅客。

拱北口岸汽車出境通道的隨車旅客查驗廳,在動工日期一再延後之後,於去年中終於動工,但仍未能趕及春節之前投入使用。從施工進度看,在完成查驗廳土建工程後,還需安裝及調試設備,相信還要再用多半年時間。但總能解決隨車的老弱小童過關難的問題,並分流旅客大廳的部份人流。不過,其設計方式可能會起到副作用,就是查驗廳的位置,較為偏向管制區之外,可能會導致部份從水灣路、情侶路一帶、拱北車站的非隨車旅客,也選擇在此步行過關,從而擠佔隨車旅客的空間和時間。不過,倘「擠佔」情況並不嚴重,也不啻是方便其他過境旅客,減輕拱北口岸查驗大廳負擔的好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