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閣是座城 - 第十二章

發表帖子
来源:轉載

  二○○八年十月的梅曉鷗想,賭徒中竟然有梅大榕、盧晉桐那樣多情的。自古男人在疆場厮殺,勝者爲王,爲英雄爲壯士,爲贏家,贏得女人的傾倒、委身,男人們殺了幾千年,都想殺成贏家,甯可死,也要贏。現在沒了疆場,瞬間的成敗、死活、王寇就在鋪著綠氈子的賭台上決出。他們相信女人的青春和美麗都屬于贏家。他們不知道,女人中有那麽極小一部分是愛輸者的。比如梅曉鷗。她對昨晚演了一場鬧劇此刻體無完膚的史奇瀾憐愛得不近情理。她怎麽有這一份病態的憐愛?她在老史的結局裏看見了盧晉桐、姓尚的、段凱文的下場。她聽見陳小小在廚房裏忙什麽。菜刀碰到案板的聲響,碗和勺子相碰的聲響,小小又恢複成了一個賢惠小女人。
  曉鷗在逃避盧晉桐的幾年中還是平靜安詳的。一天天長大的兒子那時候跟她非常親。得虧了尚總的十萬元禮金,十年前的十萬塊美元真禁花,她精打細算用它過了兩年多。一天,她碰到了姓尚的。上海男人說他一直愛她。她聽懂的是:那十萬塊錢呢?是交賬的時候了。她在那幾年中已經打聽了,姓尚的遠不像他表現的那麽闊綽,加上他好賭,公司只是個巨大的空架子。她跟他沒有太多的周旋就把他惦記了好幾年的自己給他了。大概在半年之後,他把她送到了媽閣。他的家室在美國,把曉鷗和他婚姻遠隔,只能把她送回東方。

 
  一到媽閣,她就爲自己和兒子買下一套公寓,就是用來羁押老史這套。然後她開始建立自己的小王國,搜羅老史這樣意志薄弱嗜賭如命的成功人士,把賭廳的大筆款項輸送給他們,支援他們盡興地玩,協助他們一個個築起債台。盧晉桐爲賭一個總統套房的氣,賭掉了手指頭,賭掉了産業,最後賭掉了她梅曉鷗和他們的兒子。她用史奇瀾這樣的人報複盧晉桐,也報複自己:一個爲十萬塊錢就委身的自己。她看著史奇瀾們一個個晝夜厮殺、彈盡糧絕,感到了報複的快感。之後,再輪到梅曉鷗發婦人之仁,來憐愛他們。她的憐愛藏在憤恨、鄙夷和內疚中,連她自己都辨認不出哪是哪。只有老史是例外的。他是她害的,她總是避不開這個病態念頭。老貓聽到她偶然發出的自譴會哈哈大笑:他們輸是活該呀!有水牛在前面拉他們把他們拉到賭場來嗎?輸光的時候你不借錢給他們,他們就像守著有奶的娘偏偏餓著他們一樣,給他們一把槍他們敢用槍口逼你借錢!當疊碼仔容易嗎?憑公平買賣掙錢!憑辛苦,憑人緣,憑風險掙錢!

 
  老史被陳小小帶回北京時,兩人都是一副跟曉鷗絕交的樣子。曉鷗在兒子的學校門口偶然看一眼表。那正是老史和小小的飛機起飛的時間。媽閣到北京的最後一班飛機。萬頃晴空,應該不會誤點。曉鷗仰起頭。然後她聽見一個人在輕聲說話:
  “媽,你怎麽哭了?”